当前位置:首页 > 通税动态 > 通税原创
上市公司财务分析报告系列(六) | 大亚圣象(000910)财务分析
发布时间:2019-06-28  |  浏览:129

【导语】

说起大亚圣象可能大家并不熟悉,但提起“圣象地板”,在地板家装业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家以木地板家装为主业的龙头企业,18年年报财务披露的表现如何,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01

大亚圣象账面资金多,分红比例少

大亚圣象账面常年保持十多亿元的货币资金,从其年报公布的数据上来看,货币资金限制较少,2018年货币资金甚至高达16.54亿元,占总资产比重为24.40%,看起来很有钱。然而公司多年的分红比例却持续较低。


屏幕快照 2019-06-28 09.46.58.png


02

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较高,资金面可能较为紧张

公司控股股东常年保持较高的股权质押比例,截至2019年3月14日,大亚集团共持有公司股份总数为25,420.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89%,累计被质押的股份数量为23,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06%,所持股份质押比例高达91.66%,并且我们查看了《大亚圣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 2018 年度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与上市公司间基本上都是经营性往来,看来控股股东真的缺钱。

在控股股东如此缺钱的情况下,大亚圣象为何不进行分红?是账面资金不能分还是不想分给中小股东?


03

神秘的研发投入,到底投了多少?

2018年大亚圣象在研发人员人数未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投入了1个多亿的实验性材料,相较于2017年的1200多万,1年投入新增9倍。即使2018年度内大亚圣象申请专利79件,较2017年多了20件,但研发投入的高额增长仍旧难以解释。为了提高研发费用,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亦或是为了公司2018年高新技术企业资质到期需要重新认定,其中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2018年,财政部为了提高会计报表的可读性,进一步细化了财务报表的披露内容,其中新增报表项目“研发费用”一栏,原计入“管理费用”项目的研发费用单独列示为“研发费用”项目。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了大亚圣象2017年的研发费用。对比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研发费用表和研发投入表后我们发现,2017年大亚圣象研发费用为0.54亿元,而研发投入高达1.38亿,其中资本化金额为零,差额的0.84亿去哪里了?




(点击查看大图)


04

大亚圣象存货常年居高不下,公司未来的成长性堪忧

大亚圣象近三年存货分别为17.50亿、16.38亿、17.37亿,存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5.23%25.82%29.28%,占总资产比重非常之高,公司近三年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732.692.43。处于行业中位水平,但是2018年以来我国房地产行业进入政策性调整阶段,部分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无论是在价格还是销量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下跌。作为建筑家装行业,房地产行业的走势直接关系到其家装产品的销售,但是建筑家装行业对房地产行业波动的反应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在2019年以后才会逐步反映到公司业绩上,公司未来在业绩增长上将面临一定的挑战。


05

疑似家族内部纠纷导致公司半年内管理层频繁变动

故事还要从大亚圣象创始人的去世说起:


(一)陈兴康去世


2015年以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兴康,其股权架构如下图所示:

屏幕快照 2019-06-28 09.49.48.png


陈兴康生前与戴品哎女士系夫妻关系。陈兴康生前共育有三名子女,即女儿陈巧玲女士及儿子陈建军先生、陈晓龙先生。2015428日陈兴康去世后,生前未订立遗嘱,根据《婚姻法》、《继承法》的相关规定以及上述四名权益人签署的《遗产继承协议》,各方确认陈兴康先生生前持有意博瑞特的 51%股权和卓睿投资的 100%股权属于其与戴品哎女士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中的50%归属于戴品哎女士,剩余50%则作为陈兴康的遗产,由权益人各方依法继承,且各方的继承比例均为1/4


屏幕快照 2019-06-28 09.50.08.png

(点击查看大图)


(二)家族内讧,长子陈建军被踢出管理层


201876日,大亚集团召开了总裁办公会,决定解除陈建军大亚圣象董事职务的任命,推荐吴文新先生为大亚圣象董事,刚刚上任不满一周年的陈建军便被踢出了管理层。随后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吴谷华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陈钢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仅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陈建军、吴谷华及陈钢的职务变动后,董事会仅剩下董事长陈晓龙和三位独立董事,至此陈晓龙掌舵大亚圣象。然后更有意思的是,刚刚上任半年的吴文新于2018 1227日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裁、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三)戴品哎将所持股份几乎全部转让至陈建军名下


戴品哎一怒之下将其大部分股权转让给长子陈建军。

201810月戴品哎将其持有的丹阳市意博瑞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1.525%的股权、丹阳市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4.5%的股权协议转让给陈建军,并未分与其他子女。转让后股权架构如下图所示:


屏幕快照 2019-06-28 09.48.21.png

(点击查看大图)



公司管理层此番剧烈动荡必然给大亚圣象的经营带来重大影响,公司少了几位元老人物,后续经营将如何开展?结合最近吴文新辞去了董事、总裁、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难道是管理层内部重新洗牌,陈建军又要回归大亚圣象了吗?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后期持续追踪观察。